馈属

【黑篮】青春(黑子个人向/短篇)

冰水梨:

“诚凛高中篮球部4号日向顺平”


“诚凛高中篮球部5号伊月俊”


“诚凛高中篮球部7号木吉铁平”


……


“诚凛高中篮球部10号火神大我”


“诚凛高中篮球部11号黑子哲也”


“多谢指教!”


毕业时,黑子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。


诚凛成绩斐然,俨然成为了优秀的篮球强校。


他站在当年入队的体育馆里,宽敞的大厅,木质的地板。黑子和一届的三年级生站成一排,深深鞠躬。


面前篮球部的新人站得笔直,脸上露出紧张肃穆的神色。和当年黑子他们站在前辈面前,听着高三学长们最后训诫的模样重合。


铁门大敞吹入的风,沾染汗水气味的地板,和表面被磨得滑手的,他们无数次练习的篮球,此刻都将与他们作别。


“前辈们辛苦了!”


面前一张张年轻的面孔,声音饱含热情,挥洒的汗水洋溢着青春的色彩,与那时的他们如出一辙。


连火神那个篮球笨蛋,都多少有些成熟前辈的样子了。他稳重的拍了拍后辈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嘱托着关于篮球部的将来。


就像当年一样。许多部员感伤到无语凝噎。


都是八尺的堂堂男子汉,却都哭得稀里哗啦。很多后辈倾诉着没来得及说得话,说着说着眼泪就留下来,痛哭着拿袖子蹭脸。


火神狠狠拍了一下对方的后背,


然后自己也没心没肺一样的笑着哭。


笨蛋还是当年的笨蛋。


“黑子前辈,虽然平时你不怎么说话,但您一直是我的偶像……我看过前辈们当年的比赛,也听过黑子前辈的故事,说真的,帅爆了!”


“加入篮球部以后,我一直都很想成为前辈这样的人,虽然我一直没敢和您说太多话……


但是今天我想全部告诉前辈。对不起,真的,您要走了,我们都很舍不得!”


黑子还是一副面瘫脸,到最后一刻也没辜负他‘幽灵前辈’的绰号。


但是,他只是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罢了。


他想,自己应该是快要哭出来了。


所谓的前辈们聚在一起,推推搡搡打打闹闹,


体育馆吵闹的不像话。他们分享着当年的趣事,一个个乐不可支。


黑子看着大家,也难得绽开笑容。


他抬头,看着体育馆墙壁最显眼的地方上,挂着他们的冬季杯冠军合照。


金色的阳光在奖杯表面闪耀。


啊,原来都毕业了。


离开了篮球部,黑子顺便带走了二号。


他在结业考试时超常发挥,成绩刚刚好过了心仪大学的门槛。果然上天都偏爱认真的人。


他选了自己喜欢的国文系,


过着悠闲而充实的生活。


假日的时光,从清晨不知疲惫的阅读至黄昏,


像极了黑子少年时梦中的生活。


火神在他大二时去了美国。


临走前,他和黑子谈了好多话,留了联系方式,最后像国中生一样在宿舍彻夜长谈。


登机前,两个人什么都没说,他们默默的拥抱,


像是挥别各自的青春。


即使对疏远的未来心知肚明,


至少他们在热血的日子里,留下了不后悔的回忆。


黑子想这便足够了。


那天,黑子整晚都没有睡着。


第二天东方升起乳白色的晨曦,他揉揉眼睛,


发现镜子里的自己满脸泪痕。


自那以后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
他又恢复了一个人简单的生活模式。


每天听课,读书。维持着低存在感过着舒适的小日子。履行着学习的本职。


偶尔也为了论文午夜狂拼。


只是当他回想起来的时候,才发觉自己已经很少触碰篮球了。


生活随成长变得繁琐,黑子能抽出来的时间越来越少。更何况,他也没有可以并肩作战的队友。


那些练球到深夜的傍晚,每天不知疲惫的拼搏,


紧张刺激的赛场,和伙伴们践行信念的时光,都变成遥远的记忆碎片。


那样偏执的热血让人回味,却无处可寻。


现在,连视线诱导都已不熟练的黑子,回想起那些人,那些事,仿佛一场虚幻的梦境。


毕业后的日子依然很普通。


黑子的电话簿里人数越来越少。
除了家人,他几乎没有什么朋友。


尽管,那里面还保留着【奇迹的世代】这个分组。


赤司君大概是继承了家业,绿间君当了医生。


黄濑算是黑子唯一少有沟通的人了。


即使如此,黑子能了解到的,也只是对方现在是个发展还不错的模特。


至于青峰和紫原,已经长久没有联系了。


黑子选择了成为一名保育员。


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选择这个职业,他的父母同样没有反对。黑子的父母对他一向是自由主义。


没有原因,只能说这个职业契合他的性格罢了。


足够稳妥,也足够悠闲。


没多久,黑子结识了一个伶俐文雅的女孩。对方聪明乖静,是他中意的类型。


在对方表明好感以后,两人便开始交往。


然后在这许多年间,黑子经历了大大小小、许许多多的事。


发表了几篇颇受好评的文章后,在家长的怂恿和编辑的劝说下,他最后还是选择了从事文学。


可能这就是命运也说不定。黑子本身是这样一个人,命运便自行选择了他的轨迹。


而当他成为颇有名气的作家,
已经是结婚几年后的事了。


出乎意料的是,他与贤惠的妻子都没有打算要一个孩子。建议是女方提出的,理由是不希望被后代束缚。


她同样认为黑子一定能明白她的想法。


黑子答应了这个任性的要求。


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,他骨子里其实是相当自由主义的人。在他还是少年时,黑子通过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已经意识这一点了。


他不被束缚,他的性格与学识都注定他这一生都过得自由而随性。


这也是从他的成长中可以看出来的。


比如当年他执拗的,篮球。


提起篮球,二号也变成一条老狗了。


它陪了黑子许多年。从少年到青年,从学校到家庭,从友情到爱情。


这条柴犬在十几年前被黑子偶然捡到,


便一生陪伴在他身旁。


冬天格外漫长。二号就趴在黑子书桌的椅子下,身边是暖暖的炉火。


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在黑夜中飘落,二号抬眼望去,似乎在遥想什么,双眼却涣散开来。


它也在今年走出了黑子的生命。


葬下二号的时候,黑子想了想,


把那件诚凛16号的球衣也一并埋下了。


那就算是二号的青春吧。黑子想。


回到家,他翻箱倒柜,把已经积了尘土的几个旧纸箱拿了出来。


妻子有点好奇的凑上去,看着他取出了几样旧时的衣物。


一件球衣,一双护腕,几本相册。


应该是高中时期的物品吧。她绕有兴趣的凑过去一起观看。


翻看了几页照片,她刚想调侃一下,


却惊讶的发现,对方脸上竟流下一行清泪。


“怎么了,亲爱的?”


她有些慌张的抽出纸巾,帮对方擦拭泪水。


“……没什么,”


黑子沉吟,温柔的握住妻子的手。


“可能是有些感慨吧。”


“黑子哲也的青春过去了。”


-fin-


有感而发的一个小故事qvq。

评论

热度(27)

  1. 馈属冰水梨 转载了此文字